搜好货网-互联网+ 智能营销云 B2B电子商务平台,帮助商人更成功!
图片
男子育8子5个租给小偷 称绑孩子是因为他学得最坏
发布日期:2021-11-25 00:16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绑孩子”视频曝光后:被剥夺的监护权和被“出租”的孩子们43岁的李少菊,年幼时因抽风落下智力残疾。开口讲线日,她穿

  刘明举告诉澎湃新闻,捆绑老六家家,是因为家家被租出去后“学得最坏”,“连开锁都会”。

  十多年前,刘明举的第二个孩子(女儿)5个月大时,和李少菊一起被拐走,几个月后,刘明举从上海找回李少菊,老二却再无消息。

  此事对刘明举打击很大。“我原本一男一女是个对子,被拆了。”曾多次给记者演示如何自己一个人打牌的刘明举说。

  刘明举告诉澎湃新闻,当年年底,通过孩子大姨(李少菊的大姐)介绍,他将刚过两岁生日的老大礼礼租了出去。最开始,他是担心礼礼再被偷,“就算掏些钱也愿意”,没想,对方不但帮忙养,“还能赚些外快”。对方称,是带着孩子到大城市卖黄色碟片,孩子可以做挡箭牌。刘明举明白没这么简单,但没点破。

  刘明举记忆力不错。他说,礼礼的干爹、干妈来抱礼礼走时,是骑着摩托来的,拎着一条烟,两箱酒,还有10天左右就要过年,礼礼的大姨也在场。

  关于“租金”,双方此前已商谈数次,约定第一年500元,每年酌情上涨,年底回来时给钱。

  礼礼的大姨否认认识礼礼的干爹、干妈。刘明举认为,这是礼礼的大姨怕惹麻烦。他称,开始几年,礼礼的干爸、干妈送礼礼回来是骑摩托,“后来就是开车了”。

  刘明举承认,自己尝到了甜头。老三富富(13岁)、老四、老五来来(9岁,女)、老六家家(6岁)都是出生刚满月,就被他租出去,到六岁左右读书时送回来。“租金”一个比一个高,到老六时,已经涨到每年4000元。刘明举说,这些人都是知道他家有孩子,找过来的。

  不过,刘称,自己现在无法联系上这些人,也不清楚这些人的住址,尽管有人还差他几千元“租金”。他还称,孩子们记不清楚,也没跟他说在外面的事。

  10月12日,读六年级的礼礼放学后,被老师送回姥姥家,老师还给他买了一双蓝白运动鞋。因为基础差,礼礼许多课都听不懂,语文只考了32分。妈妈把老师买的鞋和礼礼脚上穿的鞋都洗了,礼礼只能穿着表姐的粉色拖鞋。拖鞋太小,他走路需要掂着脚后跟。

  谈到过去的事,礼礼只记得五六岁时,干妈差不多隔天就带他坐火车(地铁),去不同的商场偷衣服,“商场很大,一直到那里”,他站在家门前的河边,指着两百米外的房屋说。干妈总是穿着宽松的衣服,偷到衣服后,就藏进商场外的绿植里,继续偷。干妈曾被抓住一次,因为他的哭闹,被服装店放了。

  礼礼说,那时他已经可以放风。干妈的儿子比他大几岁,跟着父母在城里读书。他觉得干妈对自己很好,有时干妈会送他去托教所。

  刘明举、李少菊告诉澎湃新闻,2016年,老五来来的“租户”、干妈犯事被抓,他俩还去当地公安局认领来来,否则来来的干妈会被认定拐卖孩子。此事发生后,刘明举要求老六家家的干妈将家家送回来,但直到今年初,家家才被送回来。家家是唯一一个被租出去后,多年过年都未被送回来的孩子。

  因为找老二,刘明举常与警察打交道。前些年警察警告他,再出租孩子就抓他,吓得他放弃每年万元的高价,没再出租老七闯闯(4岁、女)和老八财财(一岁半)。

  刘明举称,他也想孩子,但有人帮忙养,孩子不在身边也没什么。每到过年孩子们被送回来,他都会抱孩子进里屋,掀开衣服查看有没有伤,“别被换零件了”。

  李少菊曾到福利院想抱财财(右)回家,被报警制止。她拿着孩子照片,说想财财。

  捆绑事件曝光后,李少菊回到娘家生活,牛没人看管,刘明举就以1万元的价钱卖了。平时孩子们照料的四只羊,可以放养,刘明举便没有卖。

  李少菊称,刘明举除了打她和孩子们,还不让她花钱。谈起刘明举,李少菊和母亲高福音反复提及的话是:“他就不是个人。”

  因害怕回家挨打,在捆绑事件曝光前,老大礼礼和老三富富,已经四、五年在几公里外的三里坪村街上流浪。只有暑、寒假时,会去姥姥家住。

  去年,礼礼被安排到非寄宿制的三里坪完小读五年级,好歹学校中午管一顿饭,他吃饱点,可以撑到第二天。

  三里坪村民刘丽(化名)说,她常在街上看到礼礼、富富,都是脏兮兮的,头发枯黄、脸色蜡黄,身上味道很大。两个孩子很胆小,不敢去饭店要吃的,有时街边人家看电视,他们会依在门口看一会。虽然有好心人给吃的,一些人还会给几块零钱,但饿肚子是经常的事。没听说两个孩子在街上干什么坏事。

  晚上,礼礼、富富就睡在路边,或别人还没装修的土坯楼里。地上纸箱一铺就是床。天冷时,好心人会拿来被褥。

  目前,商城县民政局在学校里,给礼礼特定有代管老师。仅一个月,礼礼的脸色红润了很多。尽管他的脚趾甲里,还能看到污泥。

  在礼礼的印象中,只有在街上外人在时,刘明举才对自己好一些。他表示,自己不愿跟刘明举一起生活。

  10月12日,澎湃新闻在商城县儿童福利院,见到正看电视的5个孩子。老六家家说,在福利院很好,因为“能喝到牛奶”。回答问题的孩子,都说不愿回家。

  商城县儿童福利院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孩子们已经基本适应福利院的生活,只有老七闯闯很内向,几乎不说话。目前,除最小的财财,富富、来来在读小学,家家、闯闯在全县最好的民办幼儿园。读四年级的富富基础很差,原来的书本几乎没翻过,名字都不怎么会写。相比起来,这些孩子确实更调皮些。

  该负责人说,目前没有发现孩子们有什么原则性的坏毛病。福利院会慢慢引导、改变孩子们的不良习惯,希望孩子们能有新的生活。

  商城县民政局相关负责人透露,捆绑事件曝光后,县里高度重视,最终由村委会申请,法院判决撤销刘明举夫妇监护权。目前,10万元专项经费已到账福利院。

  尽管双方彼此恼恨,刘明举和李少菊都表示,希望将老八财财留在身边。此前,法院没有采纳他们的意见。

  8个孩子里,老二被偷对刘明举打击不小,因为怀疑别人,他还多次与人发生纠纷。在刘明举看来,最懂事的,是8岁死去的老四。家里养羊,就是老四建议的,老四希望他养羊致富。他最喜欢的,则是最小的财财,“他有时候会捣捣你,故意逗你玩。”

  高福音说,小外孙财财很聪明,到吃饭时,会自己拽个小凳子过来,“坐在你面前,让你喂他”。

  李少菊曾到商城县儿童福利院探望,欲抱走财财,被福利院报警制止。“十几天没见,孩子们见她都有些陌生了。”高福音说。

  李少菊把来采访的记者视作救命稻草,总会请求:“你让他(财财)回来。”她眼窝含着泪说,自己想财财。

  不过,刘明举自己觉得,除了财财没能留在身边,这场风波带来的,几乎全是“好事”反正他养不起孩子,“现在有政府帮忙,挺好”。

  除凤凰网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其它因使用凤凰网而引致之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 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包括因下载而感染电脑病毒),凤凰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透过凤凰网网页而链接及得到之资讯、产品及服务,凤凰网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凤凰网认为,一切网民在进入凤凰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已经仔细看过本条款并完全同意。 敬请谅解。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