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好货网-互联网+ 智能营销云 B2B电子商务平台,帮助商人更成功!
图片
34亿巨额资金人间蒸发 是谁掏空了哈慈股份
发布日期:2021-11-21 03:31   来源:未知   阅读:

  上交所谴责哈慈3.4亿元人民币资金使用黑洞,但记者调查发现,被指占用资金的企业否认占用行为,巨额资金人间蒸发?

  提起哈慈,很多人立刻就会想到五行针。曾几何时,正是小小的五行针畅销大江南北,亦成就了哈慈(*ST哈慈(600752)(相关行情个股论坛)600752)奇迹。只是如今辉煌不再,2002年、2003年连续亏损,已经令曾经的明星企业哈慈股份(资讯 行情 论坛)沦落到*ST的行列,根据公开资料,迄今为止,千疮百孔的哈慈股份被关联公司和大股东占用资金累计达4.4亿元。鉴于资金用途不明,引来银行贷款步步紧逼,无处融资卡住了哈慈的输血通道,财务丑闻进一步恶化了哈慈的退市危机……

  在一些公开发表的文章中,有舆论提出,两任大股东正是“掏空”哈慈的“黑手”。

  10月12日,哈慈股份有限公司和公司董事长李秀峰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的通知,上交所指出,哈慈公司违规向控股股东和关联公司提供3.4亿元巨额资金,且未履行规定的决策程序,也没有履行临时公告的信息披露义务。这已经是哈慈在今年第二次由于违规而受到上交所的公开谴责。

  至于这3.4亿元资金的去向,虽然当地证监局曾向哈慈提出要求上报真实去向和过程,但哈慈并没有清楚说明。根据哈慈股份10月中旬发布的公告显示,2004年1-6月,*ST哈慈违规向控股股东哈慈集团和其他关联方哈尔滨天业电子公司、哈尔滨天业高新技术产业公司、哈尔滨天业气象技术公司等提供资金34210.4万元人民币,占公司2003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56%.但本报记者深入哈尔滨调查发现,事实与哈慈的公告有很大出入,而对于“大股东占用资金”的说法,哈慈内部做出了与现任高管不同的说法。

  慈福升强调,天业电子公司更没有用过这笔资金,“集团那边的财务安排我管不着。”

  2004年10月26日,在公开披露的信息中,天业集团办公地点在哈尔滨教化街5号。在物业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记者了解到在此的两层小楼就是哈慈披露的天业电子、天业高新、天业环保、天业气象办公地点。但记者发现,如今已是人去楼空,物业工作人员透露,这里正在装修成超级市场。

  负责该楼物业的高主任告诉记者,天业集团由于无法支付今年以来9个月的房租(不到20万元),已经在9月30日被勒令搬离,现在的办公地点是在哈慈集团的办公大楼。按照高主任的说法,很久以来,由于公司一直不太景气,天业集团的工作人员常常显得无事可做,据说公司连员工工资都无法正常发放。在被勒令搬离的前两天,哈慈董事长亦即天业集团董事长李秀峰曾来电话表示,资金即将到位希望推延付房租并有意买下这两层办公楼,但物业方面鉴于前车之鉴,毫不客气地回绝了:“天业的境况如此穷困,想买?能把租金付完就不错了。”

  物业透露,虽然天业集团和其他几家公司已经搬到了哈慈集团的办公大楼,但天业电子却并没有搬离,只是换到了旁边20米开外的小区居民楼内。在物业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在有点破旧的居民楼里,记者找到了天业电子的办公地点。

  在稍显脏乱的楼内,天业电子就在总共加起来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办公,布置显得杂乱不堪。如此境况的天业电子占用哈慈股份1.45亿元资金做了什么投资呢?

  天业电子总经理慈福升告诉记者,天业电子从经营上其实已经是从天业集团分离出来了。按照慈福升的说法,一年多以前,作为天业集团创业元老的慈福升不想看到大家发不出工资,于是自己主动提出承包天业电子,负责天业电子员工工资的发放,而作为公司的经营者,慈福升从业绩中抽取5%-10%作为收入。脱离天业集团的天业电子,现在生存已经不成问题,预计今年会有200万元的营业额。只是,公司的财务最终要汇拢到天业集团那边。

  至于哈慈方面公布1.45亿的资金占用问题,慈福升并没有表示惊讶,只是特别强调,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这笔资金,天业电子公司更没有用过这笔资金,“集团那边的财务安排我管不着。”

  对此,李秀峰的解释是,3.4亿元的关联公司占用的资金主要是用于集团公司新产业的孵化,其中包括环保和绿色产业等。

  学校所处的地方正是天业环保以及天业集团的生产基地。但这一情况,并没有做任何公告。

  记者在哈尔滨调查期间还发现,作为哈慈的主要资产天业环保的生产基地已经不复存在,“天业环保早就成了一个空壳。”天业集团的工作人员如此评价。

  按照公司公开披露的资料显示,天业环保以及天业集团等子公司的生产基地位于南岗区京哈公路13.5公里处。10月27日记者从市区乘车出发,两小时后方赶到上述地址。但是,除了一所规模不大但看起来颇为气派的哈尔滨公共关系学院,旁边并没有任何建筑。就在以为走错地方的时候,学校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学校所处的地方正是天业环保以及天业集团的生产基地。

  在校保卫室,哈尔滨公共关系学院的院长党九彪告诉记者,这所学校原来属于哈尔滨学院,后来天业集团参股联办。党九彪透露,当时天业集团生产已经基本停止,厂房处于闲置状态,为了合理利用资源,与天业集团于今年5月份签署了合作协议。天业集团以房产和土地折价2700万元左右获得60%的股份。学校于今年7月份开始装修(资金基本由天业方面支付),9月份开学的时候就整体搬迁过来了。学校整体面积在10万平方米左右,学生300多人,为大专学校。他亦表示自己是天业集团方面委派过来的管理层。

  在学校里面,记者看到当初作为生产基地的两个未拆除的厂房,也许是因为里面已基本没什么物品,所以两个厂房都没有上锁。

  在厂房内的地上,还可以看到被废弃的一包包菌肥,在其中一个厂房里还停着一辆大货车,车门上还写着“天业集团”,仿佛在提醒来者谁是这里一切的所有者。

  “一个已没有生产基地的环保类公司靠什么取得利润,这不是天方夜谭吗?”原天业环保的工作人员表达了自己对高管决策的不满。

  由于资金沉淀不能回笼,未能及时还本付息,现大多数贷款已到期,目前已欠息近2000万元。工商行和平支行已经对“哈慈股份”提起诉讼。

  在与记者的对话中,李秀峰并不讳言哈慈目前的混乱状况,同时声称,哈慈目前有些举措是无可奈何而为之。

  根据李秀峰的介绍,哈慈方面自己曾经推算过,哈慈今年扭亏约需实现5000万元左右的利润,该公司现已完成的济源和霸州两个环保工程,可为公司实现约2500万元的利润;如在短期“哈慈股份”能取得3000万元- 5000万元资金的支持,正在进行中的“环保有色金属制品加工项目”、“无烟环保锅炉”项目、河南省豫光污水处理工程项目等,还可创造1000万元以上的利润。另外,公司的“七河源牌”大米、绿色饲料加工及正在置入的腐殖酸复合肥等绿色产业项目,如能注入大额资金,也可在短期内实现1000万元以上的利润。

  但李秀峰表示,由于连续亏损和逾期欠贷,现在的哈慈在银行已经没有信用而言,特别是该公司被戴上ST帽之后,融资就更难了。更为糟糕的是,因为原来的资产债务,哈慈已经被众多银行起诉。李秀峰声称,目前,哈慈股份贷款额为3.5亿元,均为重组前所为。重组后,由于资金沉淀不能回笼,未能及时还本付息,现大多数贷款已到期,目前已欠息近2000万元。工商行和平支行就已经对“哈慈股份”起诉,只是经有关方面调解还未执行。李秀峰表示,如各家债权银行继续起诉,公司账户被查封,企业将无法运作,年底摘帽肯定无望。

  由于“哈慈股份”已被*ST,今年如再亏损,二级市场就要变为柜台交易,哈慈的发展将会更难。如果到2005年6月末仍不能扭亏,该公司就要被摘牌并退市。

  李秀峰坦言,哈慈已经没有多少实质资产,为了能扭亏为赢、摘掉ST的帽子,10月28日,应哈尔滨发改委对当地上市公司的摸底要求,哈慈已经提交了相关的情况报告,同时提出,向政府方面寻求帮助。

  在报告中,哈慈表示,恳请市委、市政府及有关部门,帮助公司协调好与有关金融机构的关系,给“哈慈股份”一个喘息的机会。

  在税收上能够给予公司一些有利于今年扭亏的特殊优惠政策,帮“哈慈股份”过眼前的生存关。例如,哈慈股份重组前欠税770万元,现在税务机关也开始查封公司资产顶税,这将使企业经营更加困难。

  同时,公司还希望政府牵线搭桥,帮助哈慈引进战略投资者,共同解放“哈慈股份”的沉淀资产,如在黑龙江省望奎县投资兴建的绿色饲料项目,公司的合作原则是,只要对“哈慈股份”在今年扭亏有利,任何方式都可以。

  另外,在报告中,哈慈还请求市委协调有关司法部门,帮助公司向郭立文追索被骗资金。对此,公司表示,如能追索回被骗的6000万元,一定可解上海、南京等地被查封的公司资金,给企业经营带来方便。也将直接有利于哈慈股份在今年减亏并摘帽。

  但李秀峰亦表示,虽然政府方面有所松动,由于自身为民营企业,而且公司面临的问题比较紧迫,所以公司也做好了自救的准备。

  李秀峰指出,在剥离哈慈不良资产的同时,加快将控股公司的优良资产注入“哈慈股份”的步伐。对于短期无法剥离的闲置资产,采取委托经营或其他合作经营方式力争盘活,减轻公司负担。

  同时,哈慈方面将积极与对公司有兴趣的投资合作伙伴磋商,力争引进更有实力的投资者,共同重塑公司的新形象。据悉,目前,该公司已同西班牙“Tradebe”环保集团签署了合作意向书;同上海轻工研究所理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签署了合作开发项目意向书。

  从1999年连续上马的一批大项目,或在建,或停产,给目前的“哈慈股份”实现利润造成重大负面影响,成为威胁公司生存和未来发展的两大包袱。

  在递向市委的报告中,李秀峰还提出,作为天业集团董事长,当初介入哈慈是为了更好发展,但结果发现“哈慈早就是烂摊子”,他甚至觉得哈慈是一个“陷阱”。

  1996年在上海挂牌上市,是中国第一家民营保健品上市公司。郭在哈慈集团占有92.27%的股份,其余股份为其两子分享,完全的家族企业。上市前三年,哈慈股份表现不俗,主营业务收入以每年不低于30%的速度增长。

  哈慈股份当时主打产品就是五行针,到了最为红火的1998年,小小的哈慈五行针甚至一度创下单日销售回款千万元的纪录,而公司当年的将利润则达到了1.4亿元,然而登顶之后哈慈股份业绩下降速度同样非常迅速,从1999年起,哈慈股份业绩开始滑坡。其间,郭立文为挽回颓势,先后推出多种产品,其中,V26减肥沙琪、驱虫消食片等产品也曾领一时风骚,但终归是昙花一现,好景不长,反而因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数额越来越大。到2003年底公司已经连续两年亏损,亏损金额累计高达3.4亿元,曾经畅销大江南北的五行针在哈慈2004年第一季度报告中,甚至已经看不到明显的收入进账。

  郭立文萌生退意,与此同时,哈尔滨另一个民营企业,天业生态看到创业板遥遥无期正在谋求着借壳上市。由此,2002年11月郭立文将所持哈慈集团的全部股权出售,天业生态就此买下哈慈集团61%股权,从而间接控股上市公司哈慈股份,然而新的东家在进来以后却发现哈慈存在的问题远非业绩下滑这么简单。

  李秀峰认为,作为保健品都有它比较短暂的生命周期,它就像彩虹一样既有辉煌灿烂的一面,又有它生命周期比较短暂一面,哈慈五行针也不例外,它业绩滑到现在也应该是正常的。但是,郭立文在退出哈慈的时候已经为后来者遗留下了太多的黑洞。

  哈慈股份上市后,手中握有大量募集资金的郭立文,从1999年开始,连续上马了一批大项目。

  其中,包括在黑龙江省望奎县投资1.02亿元兴建绿色饲料项目和在江苏省扬州邗江生产基地投资1.07亿元搞的基本建设项目,但至今前者还是在建工程,后者虽已完工却因市场问题而停产,不仅没有给“哈慈股份”带来任何效益,反而因公司计提折旧和减值,给目前的“哈慈股份”实现利润造成重大负面影响,成为威胁公司生存和未来发展的两大包袱。

  尽管哈慈方面原先声称“哈慈投身绿色产业是未来的经济增长点”,但分析人士认为,哈慈选择的时机不对,并且此时该行业的利润只有5%,现在甚至只有3%或2%。虽然生产冷冻猪肉有些机会,之前有双汇等几家做得不错,但利润也低,区域性很明显,需要庞大的物流系统,成本很高,如果实现养猪当地化,则需要巨大投资。

  哈慈高管纷纷认为,由于原高管的盲目经营,亦留下诸多问题。因为原高层的借贷,使公司诉讼缠身并已直接影响到上市公司。

  原哈慈集团副总经理何坊也直言不讳地承认哈慈集团非主营项目投资太多,太分散,“我个人认为16个项目中应该砍掉至少6个左右,力求突出主业,做保健品、医疗器械和药品,再者哈慈应该有长远的战略规划目标管理机制”。哈慈独立董事刘存有也表示了类似看法。

  哈慈董事会秘书郭泽鹏则指出,由于原高管的盲目经营,亦留下诸多问题。当年,郭立文在投入巨额广告费用的作用下,靠“小儿驱虫消食片”一个品种,就赢得了同类药品很大的市场份额。但之后的“百药上市”活动,不顾药品本身的特殊性,竟向经销商承诺“随时可以退货”,时至今日,已使“哈慈股份”支付的退货款多达亿元以上。这造成的债务负担,虽经公司近两年时间的积极清理,但现在仍然留有大量“尾账”尚未结清。

  同时,因为原高层的借贷,使公司诉讼缠身并已直接影响到上市公司。“哈慈股份”在2000年至2002年的经营期间,经营业绩已经出现了大起大落的局面,三年累计实现的净利润为-1.01亿元(0.53 0.35-1.89=-1.01)。同时大量的或有负债等隐性风险也开始逐渐显露,面对这一局面,原“哈慈股份”的决策者开始谋划“退出”,并在2002年10月28日将哈慈集团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了目前的持有者。而就在这一转让已经开始运作的2002年6月,原“哈慈股份”法人代表郭立文以“哈慈股份”在市场上的信誉,给自己亲自策划成立的“上海新鳌置业有限公司”贷款6000万元提供了担保。

  这一情况直到去年才搞清楚,目前,由于“上海新鳌置业有限公司”已是人去楼空,致使“哈慈股份”凭空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现已支付本息1200多万元,并被法院查扣了大量优质资产。公司原控股大股东为上海新鳌置业有限公司提供担保的6000万元银行贷款,不仅全部为原股东所用,给“哈慈股份”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因为此担保案涉及到查封了“哈慈股份”与南京天创地产开发公司正在交易中的一处“哈慈股份”资产,南京天创地产开发公司已付给“哈慈股份”1900万元预付款,由于被查封资产无法继续交易,南京天创地产开发公司又起诉“哈慈股份”,并查封了“哈慈股份”的上亿元资产,形成了连锁诉讼,使大量可为“哈慈股份”公司融资的资产,无法利用。

  由于李秀峰不够强硬,没有强有力地控制力,下面的管理层和员工并没有对其形成敬畏之心,因此对公司地各项决策执行力不够。

  当面对哈慈业绩不断下滑,只听哗哗银子流出,不见毫厘流入的时候,哈慈的创始人郭立文在适时套现后抽身而去。

  2002年11月4日,哈慈股份公告称,哈慈集团股东郭立文与哈尔滨天业生态技术有限公司,哈慈集团股东郭立文、赵力、郭子鉴(郭立文二儿子)与哈尔滨盛兴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分别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将其持有的哈慈集团61%的股权转让给哈尔滨天业生态技术有限公司、39%股权转让给哈尔滨盛兴科技开发有限公司。郭氏家族100%转让其在哈慈集团的持股。

  天业生态主营范围包括研究开发、生产光合细菌菌肥、光合细菌饲料加剂、水质净化剂、环保产品、空气净化技术产品等。

  郭立文当时表示,具有很强的科研实力和综合实力,也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除此之外,天业生态的母公司天业集团还是一个拥有信息电子、环保、气相技术、生态技术等8大支柱产业的大型高科技企业集团,是哈慈最理想的合作伙伴,能够为哈慈的持续发展提供最强有力的支持。郭亦认为,天业生态入主哈慈,将会为哈慈引入多种高科技产品,使公司产品结构向新药、特药等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的方向转换,赋予公司传统产品以新的内涵,提升产业结构,实现双方产品和市场的联合和互补,给哈慈众多新产品上市提供缓冲,赢得时间。另一方面,此举有利于改变哈慈创业过程中形成的家庭式的管理体系,给公司带来全新的经营机制,为公司增加新的活力。

  事实并非如此,当时,由于哈慈2001年进行了配股,募集到了2.85亿元的资金,实际才投入4600万左右,因此还剩余了近2.4亿元的资金可以支配运转。

  技术出身的李秀峰对于管理并不擅长,他还是无法面对那么多的窟窿和危机。哈慈老员工认为,天业方面并没有积极地采用有效而又规范地途径予以解决。

  由于李秀峰采用借上市公司的资金在上市公司体外进行产业的孵化,但在投资失败后,李秀峰被投资者看成“掏空”上市公司的另一个“黑手”。

  独立董事刘存认为,李秀峰在接手哈慈的时候就不应该把公司原来的业务基本清除,特别是哈慈五行针,因为在国内已经具有不小的影响力,如果坚持做下来是足够养活哈慈的。由于李秀峰不够强硬,没有强有力地控制力,下面的管理层和员工并没有对其形成敬畏之心,因此对公司地各项决策执行力不够。

Power by DedeCms